蕊言

喜欢的女孩叫あんず.
只吃bg/gl.微雷bl.谢谢.
写文混语c.腾讯名朋都有涉及.男皮苦手.全女皮.混的圈基本都有皮.
沉迷阳炎双k/allkido.kido厨.
LL绘希/姬希/all希.希厨.kssn厨.
ES绪杏/薰杏/all杏.杏厨.小哥哥中推真绪.
阴阳师般桃/樱桃/all桃.桃花妖厨.
BSD乱晶/中与/太与/all与.与谢野厨.
梦百厨古雷西亚.LLSS厨鞠莉.还混终焉之栞/地缚少年花子君/白雪爱丽丝.
圈杂而多,除以上陈列还有其他,喜欢写写同人.
粉丝到一定数量抽人点文.

【绪杏】温柔编织而成的言语之花.上.

写在前面:
首先请配合南条爱乃的'温柔编织而成的言语之花'食用.这个脑洞其实是年初就有了,到现在才施工完了前半段.怎么说呢,这八千多字接近九千字的内容都是用我心中比较美好的日常勾勒而成的.在我眼里杏和真绪大概是在一起之后会用温柔的日常和偶尔的小甜蜜去度过吧.
呼,总之也算是比较费心的一步作品.比起之前的文风会细腻一些.在我心里还是不够完美,不过也希望可以把他们的美好传达出去.
以及这篇文章关于杏的因素并没有淡化、在我眼里あんず很特殊,不等于转校生.欢迎在评论区交流感想♪也欢迎扩腾讯讨论什么的.总之,祝食用愉快.

——
引.
初次相见、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啊,很遗憾,不是他救出ts队员,而她昏迷的时候.也不是平常的练习中.甚至不是她被他从橱柜里带出来的时候.

因为初见时是陌生人,所以两个人原本应该都没有对对方留下来任何印象.但是对杏来讲,这是很重要的初见.但却是真绪没有记住的东西.

当时的杏、还在她所认为的黑暗之中.微风吹起细小的灰尘.杏一边揉着进了沙子的眼睛一边漫步在她所不熟悉的道路上.没有目的地,没有多余的想法.杏只是走啊走啊,直到脚有些酸痛.

“应下学生会的职务…不就相当于卷入了麻烦之中吗…啊,真是的、这个习惯完全改不掉呀.”一个声音在街对面响起.那是位长相出众的红发少年、看起来似乎是刚放学,身上还穿着校服.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甚至可能是因为杏喜欢观察东西的天性.杏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趣的看着街对面的少年.她仔细在脑海里搜索着对这件校服的记忆.“啊…好像是弟弟他们学校偶像科的.也就是说,他也是位偶像吧—?”

对于杏这样性格的人来讲、偶像,是遥不可及的.杏在他人谈话时都有可能跟不上节奏,更别说在舞台上尽情歌唱、舞动.所以、在杏的心里,偶像是十分特殊、耀眼的存在.

杏忍不住多看了那位少年几眼.那红发绿眸深入她心.甚至于刻在了她的脑海之中.以至于,再次相见的那日、就如同见到了救世主般.他很耀眼,但也过分温柔.正是这份温柔,将杏卷入了名为'恋爱'的漩涡.

—Ⅰ—
杏入学时,下定了决心,在这所特殊的学校里她要重新开始做好该做的事情.同时,她也绝对不会把时间和心思放在恋爱上.虽然说、不能经历甜蜜的恋情让她十分遗憾.但是杏决定了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第一步,就是要做好制作人该做的一切.

可是,日复一日的相处却让杏意识到了危险.杏最开始接触的组合是trickstar.而真绪,又偏偏是其中的成员.真绪总是温柔的对她微笑着.明明他自己是害怕麻烦却又容易卷入麻烦的人、却无时无刻的在操心她这个新手制作人.越是这样的担心,就越让杏想要证明自己.偏偏是因为这份努力的心情,让两个人的距离更加的靠近.

真绪结束工作时天色已晚.他揉着酸痛的眼睛、本想早点回家,却瞥到教学楼一角的灯光.“啊…真是的.居然还有这么晚还没有回家的人吗…明明不想多管,但是不管如果是学生忘记关灯,又会被卷入更大的麻烦吧.”

真绪叹了一口气、放弃了回家的想法.从一旁的贩卖机里买了两瓶奶茶.凭着自己的记忆,向那个亮着的活动室走去.自己的脚步声此时在教学楼里显得十分突兀、然而,走廊深处的声音让真绪一时间考虑不了太多.

那是他无比熟悉的制作人的声音、毕竟对方是学校中唯一的女学生、自己也自然对她抱有一定的好奇心.对方正轻哼着trickstar的新曲.真绪放慢脚步、小心的推开活动室的大门.

杏色的发丝垂落在肩上,随着写字的幅度轻微的摆着.瘦小的身影在宽阔的活动室里显得那么脆弱.真绪一时间呆在那里、不知该说些什么.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歌声戛然而止.“啊、那个…我…”杏似乎被真绪的突然到来吓了一跳.双手局促不安的揉着裙摆.脸颊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真绪习惯性的搬着凳子,坐到了杏的身旁、两个人的距离突然靠近.“你真是、努力过头了啊?明明需要帮忙的话只要说一声就好了.这种麻烦的事情就不要自己一个人承担呀.虽然我似乎也没有资格说别人、”真绪将一瓶奶茶递给杏.随后弯下腰认真的看着杏正在书写的策划案.

'太、太近了—!'杏在心里想着.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喝着奶茶.同时又不时的看着真绪认真的样子.对方夹起的刘海有些松动、绿色的眸子一如初见时那样清澈、好看的手握住笔,在策划案上圈点着什么.

“这个地方、虽然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是听副会长提起过.这个舞台的灯光是可以变幻的.如果要增加演出效果、最好去沟通一下吧—?”真绪突然指着策划案的一处提出建议、让杏慌乱的收回了目光.又投入工作之中.

“是这样的吗、果然我在这方面了解的太少了呢…”杏皱了皱眉头.将真绪说的话认真的记录下来.“你还真是…不怕麻烦呢.明明是个女孩子、别累坏了自己啊…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不过我家里有个妹妹.她在有求于我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客气的呢…所以,制作人你也不要太逞强了、有时候多依赖一下我也没问题.”

'依赖真绪、吗?'杏愣了片刻、头歪向一旁,仔细琢磨着回答的语句.然而还不等杏回答,真绪已经站了起来.整理着桌上的资料.“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毕竟你是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也不安全.”真绪笑着伸出一只手,将杏拉了起来.

杏认真的将东西收拾好.安静的跟着真绪离开了学校.接近夏日、晚风也染上了炎热的气息.翠绿的树叶在风的吹拂下发出有节奏的响声.杏将额前多余的碎发撂到耳后,心里依旧在思考着梦幻祭的事情.真绪的视线落在杏的身上,看着对方认真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

“哎?怎、怎么了吗?”杏听到真绪的笑声,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眼睛紧盯着对方.“也没什么、只是,觉得制作人有时候跟我很像呢.不过,比我更加有主见吧.”真绪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发.眉头微微皱起.

“不!真绪虽然在学生会和trickstar之间摇摆不定,但是我相信,真绪也是清楚自己真正想选择的方向的.真绪一直在做着很多人不愿意做的事,总是比别人辛苦一些、这比起曾经的我,要好上许多…”明明是不善言辞,但是看到真绪那样的表情,杏不知为何竟说出了许多平日里不会说的话语.

真绪愣了片刻,随后露出笑容.“谢谢你啊,制作人.看来,你真的会是我们的幸运女神呢.”杏听到这样的称赞,有些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两个人再次并肩走在大街上.温柔的言语似乎让心灵的距离又近了一些.

—Ⅱ—
Trickstar和杏一起前进着,一起打破了梦之咲的「制度」.崭新的东西出现在整个学校.也有新的东西在真绪和杏之间堆砌.日复一日的积累的默契让两个人的交流变得越发密切.

'保持这样就好,绝对不能更进一步了…'杏暗自下定了决心、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感.'朋友关系大概已经是「偶像」和「制作人」之间的极限了呢、不可以,再进一步了哦..'

但是,感情是不可以被控制的、就算知道会有许多困难险阻.一旦有了开端、就很难停下.「喜欢」的情感犹如泉涌,淹没了整颗心脏.

制作人的工作是十分繁琐的、从事前准备到最终演出,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反复确认.偶尔有突发情况制作人也必须去解决、比如现在——

杏单手抓住梯子的一侧、另一只手拿着需要更换的灯泡.工作人员都在进行午间休息,而灯泡坏掉的时候杏碰巧看到了.

因为平常那种什么工作都要往自己身上揽的工作狂的性格、杏毅然的决定自己爬梯子上去更换灯泡.不过、不管是再怎么强的制作人,也很难完成这样的高难度动作.

杏的双手松开梯子顶端的最后一层扶手.努力的扭下坏掉的灯泡、双手都被东西占据,想要更换灯泡此时已是十分困难.

这时杏才想起在不远处帮助小舞台进行翻新的真绪.犹豫了片刻还是大声呼喊出了对方的名字.“真、真绪くん—!”杏朝着小舞台的方向呼喊着、不出所料,那个红发的身影快速跑到了这边.

“喂、喂——这样子很危险的啊—!这种事情怎么说也得等我过来再说.就算是制作人也别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干…杏你真是、稍微坚持一下—!我现在就想办法.”真绪看到杏爬上了那么高的梯子,底下还没有人扶着、内心似乎被揪成一团.眉头微微皱起.双手紧扶着梯子的下端,思考着下一步的动作.

“哎嘿…因为工作人员都在休息时间呢——如果打扰他们我觉得不太好.”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身体微微前倾,试图保持平衡.看着真绪在帮助自己扶住梯子、内心闪过一丝喜悦.

“总之、你要慢慢的,一点一点的下来.步伐要稳.如果保持不住平衡,就把灯泡扔下来.不管怎么说,安全都是第一的.我会在下面接住你的,所以不用担心、制作人.”真绪抬头对上杏水蓝的眸子,露出温柔的笑容.

杏用力的点了点头、按照真绪的指示一点一点的向下移动着.距离不断地缩短、真绪也渐渐的松了一口气.杏似乎也放松了很多、脚下的步伐也快了起来.

“小心—!”事实证明、急于求成往往没有很好的结局.杏一脚踩空、整个身体向后倒去.真绪看准了杏可能落下的地方伸出双臂、最终还是稳稳当当的接住了杏.

“啊、杏你…未免也太爱逞强了吧?这种行为也给我适可而止.如果我不在这里你准备怎么办?就那样摔下来吗.”真绪的话语中难得的带着些生气的味道.杏被对方严厉的眼神弄的有些不安、抓着对方肩膀的手不禁握紧了些.

“抱歉…我也不是故意想说杏的.但是,这种担惊受怕的感觉、我也不想再体会第二次了啊.最重要的人从高处跌落,自己却无能为力的话、那也太悲惨了呢?”真绪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将杏放了下来.

杏的双脚落在地面上,总算是找回了安心感、仔细想了想真绪刚刚说的话,杏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低下了头.本来就不善言语、现在脑内的一片混乱更是阻挡了杏的语言能力.

真绪稍微愣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刚刚那番话完全像是对恋人说的话.“遭了遭了…一不小心就.”真绪不好意思的扭过了头不再看杏、小声责备着自己刚才的不经意之举.

“真绪くん…?”杏首先恢复了常态、稍微有些担心的扯了扯真绪的衣角.虽然心跳的频率没有减慢的意思、但杏还是用强烈的责任感阻止了自己的思绪.

“啊,抱歉.明明之前说过要一直守护你,直到你成为某个「组合」的制作人呢、现在看起来,反到是我要打破这个约定一样.”真绪尴尬的笑了笑、眉头微微皱起.

“真绪くん…”
“这样说更让杏困扰了吧、这也不是我的本意呢…明明就要升到三年级了、再过一年杏也就会有自己想要选择的组合了.明明我只要守护你到那个时间就好.”
“真绪くん.”
“真是的、我又把自己卷入麻烦了呢,还顺带带上了杏.我果然是招惹麻烦事的体质啊…哈哈、杏把刚才的事情忘掉吧?肯定会让杏困扰的,所以完全忘掉也没关系哦,不如说我更希望是这样呢…”
“真绪くん!”

杏突然大声喊出真绪的名字,上前一步靠近对方.“我已经…受不了真绪くん这样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的性格了.明明有很多朋友,明明可以和别人商量…明明可以…和我商量啊—!我不是「制作人」吗、而且,真绪くん是特殊的…”

“是对于我来说、特殊的存在.”

杏的声音小而坚定,真绪呆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稍微整理一下刚才的对话,或许就是两情相悦的意思—?不不不、或许只是作为朋友吧.'真绪这样想着、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是喜欢的意思.”杏突然的开口,打破了原本的沉寂.真绪看着杏、可以看到对方明显的颤抖.大概杏也是害怕捅破这层关系的吧.毕竟「制作人」和「偶像」的爱恋注定十分困难.

“这句话都被杏抢先了呢、该说不愧是杏吗?什么都做的比我更好.哈哈,一样都是爱操心的人、如果一起面对将来更大的麻烦…我们俩大概都会更加轻松了吧?”真绪对杏露出了十分温柔的笑容.轻轻的握住了杏的手.

“那么、请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和杏一起陷入名为「恋爱」的最大的麻烦吧—?”

—Ⅲ—
一开始是秘密的关系、或者说本来就是不予支持的关系.杏和真绪都是可以忍耐的人,所以两个人给别人的感觉和以前并无太大的差别.

当然也不是毫无差别、真绪送杏回家的频率高了许多,同时杏接手trickstar的工作的次数也多了不少.这些微小的变化也自然有人发现,比如心细一些的北斗.
——
“哟、杏,今天也要工作到很晚吗?那我送你回家吧?今天学生会的事情刚好还没有完成,副会长也还没走,我也想帮他一下.”真绪笑着拍了拍杏的肩膀、随后又看向杏身后的北斗.“虽然按照时间表今天应该是北斗送杏回家,不过毕竟trickstar本来就没有练习、杏和我又刚好都要晚走,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啊、好.不过衣更你越是接近春假就越忙,真的没问题吗?我们毕竟也是队友…”北斗稍微有些担心的看向真绪、而真绪却笑了笑.

“没事,毕竟马上就要到副会长和会长他们毕业的时候了吧?这样的话我也只能更加努力的去适应这种节奏了.而且嘛…”真绪的目光渐渐转向杏,又很快的挪开.“啊哈哈、也没什么,总之北斗就放心的先回家吧?我也去学生会室了.”

北斗本还想说些什么、终是看着真绪的身影越来越远.“杏?不介意和我聊一下吧.”杏在真绪之外的人面前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少、她点了点头,稍微离北斗近了一些.

“虽然说可能是我多心了…真绪和你,最近总感觉有些奇怪、我还是直说了吧.杏和真绪,是不是在交往了?如果说是我误会了的话,我先道歉.”

“…既然北斗くん看出来了、那我果然也还是说实话吧.是的.”杏也不准备闪躲.直视着北斗的眼睛.“果然吗…”北斗沉默的低下了头、手支着下巴显然是在思考着什么.

“有的话我觉得我也没必要说…你们俩应该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和真绪都是心里有数的人.不过,作为队友和同伴,我想、我会支持你们的.”北斗终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蓝色的眸子中透出温柔.

“谢谢你…北斗くん.”杏本来想着北斗或许会在冷静的分析后阻止她和真绪,却没有想到北斗抱着支持的态度.“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告诉真绪くん你已经知道了.他最近很忙,而且、压力也过大.虽然北斗你说支持我们,但是我觉得他可能还是会给自己过多的压力.”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毕竟衣更他一直都是那种性格.”北斗顿了顿,看向杏的目光逐渐柔和下来.“你们俩能为对方操心,我觉得就足够了.明星他们我就先帮你们瞒着吧.直到你和真绪商量好之后,正式告诉他们.”

“嗯…谢谢你了.那我也差不多该去工作了.北斗くん早点回去吧.”杏笑着向北斗挥了挥手、随后进入了教室.北斗看着杏的背影、终是扭头离开了学校.

工作的时间在杏眼里总是过的格外快、所以真绪进入教室,杏也毫无察觉.真绪因为怕吓到杏,便轻咳一声表示自己到了.杏这才抬起头来.

“啊、抱歉,让你等很久了吧?我还差一点了、麻烦真绪くん再稍微等一下了.”杏短暂的解释了目前的情况、又低下头继续着工作.

真绪一直都安静的倚在教室门上看着杏工作的样子、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直到杏的工作告一段落,抬起头来开始收拾物件真绪才有所动作.

真绪慢慢走进.坐在了杏的身旁.手轻轻放在了杏的头上、揉了揉人杏色的发丝.“勉强自己的能力又增强了哦?有时候工作也要适度、虽然我也没什么资格这样说你.”

真绪看向杏水蓝色的眸子、一时间有些失神.对方的眼睛永远像是雪山上的融水.乍一看似乎冰冷,但实际上却是被太阳温暖了的色彩.人也是一样、看似不善言语,但其实是如太阳一般让人感到温暖的人儿.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很默契的没有发出其他声音.夕阳透过窗子铺满整个教室、地上的影子也格外明显.只看到两个人的距离一点点的靠近、最终相交.唇的距离变成了zero.

“多谢款待.杏,很甜.”

“真绪くん偶尔也会说出恋人之间才会提到的话语嘛.”

—Ⅳ—
樱花落下、粉嫩的花瓣在空中飞舞,最终又沾上泥土.「青春」依旧在被谱写着.少男少女的笑声开始在校园里弥漫.

杏和真绪成为了三年生,同时真绪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学生会长.杏成了制作科唯一的前辈、虽然工作比以往少了许多,但是后辈们接连不断的问题也让她过的十分充实.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杏和真绪也有了一起回家的理由.两个人都是最晚离开学校的、所以两个人关系亲密在他人眼里也是理所当然.

两人的恋爱关系最终还是只告诉了trickstar的成员,一开始明星和游木都十分震惊.但是在短暂的梳理之后,也接受了这件事情.毕竟两个人是那么有默契啊——

“杏学姐—!那、那个,策划案的这个部分需不需要把舞台效果图画出来呢?”明明是午休时间,但是杏却被制作科的一年生拦了下来.杏本是准备回到教室.但对方有些局促不安的捏着策划案、似乎是第一次写梦幻祭的企划.

自从开学以来、杏对这种状况已经见怪不怪了.当初自己才开始接触梦幻祭的策划时也是这样不安、但是靠着大家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也还是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嗯…这种情况啊.既然是临时舞台,自然要进行基本的作图.然后具体材料和灯光布局还有背景板最好都要写出详细的策划.”杏将额间的碎发撂到耳后、手指落在策划案上,耐心的给对方讲着.

“原来如此——谢谢杏前辈.杏前辈果然好厉害!”对方崇拜的眼光落在杏身上,让她一时间有些别扭.杏本来准备离开,却听到那位学妹突然小声叫了出来.“呀、衣更前辈—!”

杏顺着学妹的目光的方向望去.看到了在学生会成员中的真绪.两个人的目光对上、同时露出一个笑容.学妹在一旁看着两人,又悄悄的凑到杏的耳边道:“杏前辈和衣更前辈总感觉关系很好呢.是在…交往吗?”

杏犹豫了片刻,正在思考该怎么回答,便感受到肩膀上的力量.“哟,在说什么呢?两位制作人.”听到真绪的声音,杏立刻回头,刚好对上对方绿色的眸子.

“没什么、没什么!衣更前辈是有事找杏前辈吗?那我先走了.再见,杏前辈——”那个学妹先一步转移了话题,慌忙的离去,走之前还不忘了给杏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现在的学妹啊…”杏叹了口气,无奈的笑着.“她刚刚问你什么?”“也没什么啦…她问我和你是不是在交往.我还没回答你就过来了.”真绪愣了愣,随后笑出了声.“有那么明显吗?”

“嘘——现在可是在学校.有什么放学之后再说吧?真绪くん你应该也有事情要忙,我也去忙了.”杏踮起脚尖,轻轻揉了揉真绪的头发.“黑眼圈都出来了,注意休息啊.”杏担心的看了真绪一眼、便又往教室走去.

“真是的…明明自己也有些很重的黑眼圈啊.”真绪站在原地、又摸了摸刚刚杏揉过的地方,露出无奈的笑容.“忙碌的程度、明明我们俩是差不多的.不过,这大概也是我们最吸引对方的地方了吧.”

下午的课程过得很快.杏将课本收拾好、拿上东西,准备跟往常一样去学生会完成剩下的工作.经过贩卖机的时候莫名想到了二年级时,对方给自己的一瓶奶茶.

“奶茶作为慰问品还是不错的、那么作为辛苦一天的礼物,也带一瓶过去吧.”杏笑着将硬币投入贩卖机、买了草莓口味的奶茶.

去学生会的路杏已经了然于心.自从升上三年级,杏负责的梦幻祭规格就越来越大、需要与学生会沟通的地方也越来越多.放学后工作的地点索性就定在了学生会.

真绪又是什么事情都要往自己身上揽的人.放学后的学生会室大多数时间只有杏和真绪.桃李和弓弦偶尔也会在.

杏推开学生会室的门、目光所及便是还在工作的红发少年.不知是因为工作太认真还是杏的脚步太轻、对方并没有抬起头.夕阳透过窗子洒在真绪的红发上、让杏感觉十分温暖.

杏安静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进行着梦幻祭的策划.还没写多少、便听到真绪有些吃惊的声音.“あん…ず—?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大吃一惊.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我已经习惯了、不过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果然很吓人啊?”

“因为真绪くん看起来很忙的样子、我贸然出声才更可怕吧?”杏看着这样的真绪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又突然想起带来的东西,便拿起手边的奶茶递给了对方.

“杏果然也有这样爱恶作剧的一面啊…不过、这样的杏也很可爱,又似乎比平常更麻烦了一些?”真绪用手支着下巴、做出思考的样子.最后还是露出了笑容,打开了奶茶.

“今天学生会的工作又很多吗?”杏的目光先是定格在桌子上厚厚的一踏意见表上.又继而转向真绪布满血丝的眸子.“…记得莲已前辈毕业之前还跟我说过一次、真绪くん估计是比他还要操心的人呢.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啊哈哈…毕竟习惯了.不过没想到副会长他还会和你说这些啊.看起来杏还真的是被很多人信赖着的呢.稍微有点不甘心啊——这么多人在意自己的恋人什么的.”真绪装作不经意的说出了一直以来最在意的事情.目光躲闪开来,转向窗外.

“哎、毕竟我也是「制作人」啊.不如说不被信任的话我会更加困扰呢…不过我也不是为了被大家喜欢才成为「制作人」的、以后说不定还要让大家恨我呢?”杏似乎没有察觉到真绪语气中的小别扭,反倒是认真的思考起来了工作的事情.

“杏有时候也迟钝的让人头疼呢…”真绪叹了一口气、慢慢走近杏、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杏啊,是个比我还操心的人、该说都是劳碌命吗…嘛,但是果然,偶尔还是希望你可以少操心一些、这样和我一起的时间就会更多吧?不过我也没资格说…最近和杏一样忙.”

“没事的哦…放心吧、我不会被任何人抢走的.”杏这才领略到真绪先前的话的意思.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将头靠在真绪的胸前.“真绪くん和我本来就是彼此彼此的感觉——但是,我觉得每天可以和真绪くん一起回家、迈着相同的步伐,就是十分幸福的事情.毕竟,这些也不是一个人能做得来的啊.”

“…杏真是、偶尔也会说出这种有少女情怀的话啊.明明看的少女漫画并不多吧?迈着相同的步伐什么的、这样想的话也确实是很不错的事情.”真绪笑了笑,轻轻把杏放开,注视着杏水蓝色的眸子.

“那么,今天也让我送你回家—?虽然说因为方向相反我回家会麻烦许多、但是果然,让杏一个人回家是做不到的…也不希望让杏的弟弟来送杏——因为这样的话、独处的时间就会少很多了吧?”真绪朝杏眨了眨眼睛,后者则是报以微笑.

“啊——那么,为了回家的时候和杏独处的时间、我也要继续加油了.”真绪深吸了一口气,又坐在了椅子上、干劲满满的继续接下来的工作.杏也是同样的,很快的专注了起来.

天色渐渐变得越发黑沉、已经到了不得不离校的时间.放学后两人走过的路、大概也是让人之后会永记于心的路程.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