蕊言

喜欢的女孩叫あんず.
只吃bg/gl.微雷bl.谢谢.
写文混语c.腾讯名朋都有涉及.男皮苦手.全女皮.混的圈基本都有皮.
沉迷阳炎双k/allkido.kido厨.
LL绘希/姬希/all希.希厨.kssn厨.
ES绪杏/薰杏/all杏.杏厨.小哥哥中推真绪.
阴阳师般桃/樱桃/all桃.桃花妖厨.
BSD乱晶/中与/太与/all与.与谢野厨.
梦百厨古雷西亚.LLSS厨鞠莉.还混终焉之栞/地缚少年花子君/白雪爱丽丝.
圈杂而多,除以上陈列还有其他,喜欢写写同人.
粉丝到一定数量抽人点文.

【般桃】(中长篇不定)生如桃花.part4.

因为上学期间忙,所以这一章会多一些♪同时也是一个铺垫,般若的态度开始偏转啦——下一章会迎来樱和般若的一次对手戏!再往后就是最关键的般桃两人的互动了×祝食用愉快—♪【ps.如果在连载完之后,完善,写番外,找画师,印本,会有人买吗×】

—Ⅳ—
初雪。听起来似是十分美的词汇。桃林也终是迎来了冬季的第一场雪。气温骤降,桃花妖却依旧是在林中检查着桃树的状态。

花与叶已是消逝,少女纤细的手贴在树干上,确认着是否有冻伤的树木。偶尔也可以听到几棵老树提醒自己也别伤到身体的话语。少女感动之余,也只是笑笑,继续在林中走着。

“真是寒气袭人呢。”天气本就冷,更何况桃树本就不是适合在冬季生活的。就算有妖力,少女也还是可以感觉到雪花落在身上时的冰凉。

桃的手不禁将兜帽往下拉了拉,肩膀微微收缩,揉了揉已经冰冷的鼻头。“啊啾…”终是忍不住寒冷。“雪吗…虽然很美,但是很容易着凉呢…不知道樱她…”此时比起自己还是更加担心友人的状况,木屐踩着泥土,回到庭院。

“感冒了?”少女一回来便看到悠闲的坐在门槛上,轻松的晃着双腿的金发少年。对方询问的话听起来完全不像是关心,还不如说是幸灾乐祸。

“我感冒了有那么值得高兴吗?”桃有些不悦,绕过对方径直走进了宅邸。“热茶在桌子上。”桃忽的听到身后少年的话语,愣了一下,轻应了一声。

“你还是有点良心的嘛。”桃喝了热茶,舒缓了许多。暖意从心里蔓延至全身。手指不再那样僵硬,看着般若的目光也柔和了些。

“茶我本来就一直在喝,你运气好碰上了罢了。不过,你们植物化成的妖怪真麻烦,妖力居然还会因为本体的变化而变化。弱点未免也太多了吧?”般若坐在桃对面,饶有兴趣的看她逐渐恢复的脸色。“那么,我要是把桃树砍了,你会怎么样呢?”

“咳…”桃被这突然的危险发言吓了一跳,茶还未咽下,便呛到了。“你呀…!满肚子坏水!”桃不满的抱怨着,无奈的拿起被炉下一直在制作的斗篷,用樱粉色的线,在上面绣上美丽的花朵。

“给樱花妖的?”般若站了起来,身体微微前倾,看着桃认真的缝着。“你这几天一直在做这个吧,果然是笨蛋,耗了时间和精力为了一个迟早会离开自己的'朋友',这种蠢事也就只有你做的出来了。”

“不需要你的建议。”桃已经习惯了般若的悲观态度,满不在乎的继续缝着。“希望樱可以喜欢…而且,如果是樱的话穿上一定很好看。”桃将斗篷举过头顶,似是看到了樱穿上斗篷又暖和又开心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无法理解。你的快乐还真是简单。”般若无奈的耸了耸肩,坐了下来,轻抿了一口茶水。“祝你明天感冒加重,病的不能下床。”

“你…说话稍微客气一点好吗…?啊…啊啾…!”桃话音未落,便打了一个喷嚏。原本的暖意渐渐被抽离。下意识的看了看窗外。大雪纷飞,北风呼啸。

“糟糕…连我的本体的状态都变差了…那樱她…”桃看着外面的状况,不禁皱起了眉头。“今天晚上…就要完成…!”

“随便你。”般若无所谓的说着,走进房间,却在关上门的那一刻,金色的眸子看了看少女的背影。

次日,般若推开房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白粉色的身影和精致的斗篷。桃的手紧紧抓着斗篷,嘴里含糊不清的唤着樱的名字,脸颊微红。

“啧,好烫。”般若用手轻碰了碰桃的额头,少女应了自己昨日的话,成功的病倒了。“喂,桃?要睡也给我自己去房间啊。”般若晃了晃少女的肩膀,对方只是闷闷的哼了一声。

“麻烦…明明是会治疗的妖怪,却治不好自己吗?不论是身体上的病,还是心灵上的。”般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背起了少女,将她带到她自己的房间,小心的放在床上。

“为什么我要照顾她啊。…算了,她要是一直这样就没意思了…”般若小声嘟囔着,将湿毛巾搭在桃的额头上。

桃似是安稳的睡下了,呼吸均匀而平稳。般若环视着房间,干净,整洁。却有一卷书,散在地上。“日记?她居然还写这种东西。”般若拾起那样东西,手指滑过纸页。

“既然我照顾了她,这种回报也是必须的。”般若的目光触及那些文字,手忽的停住。“有点像…曾经的我啊…”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