蕊言

喜欢的女孩叫あんず.
只吃bg/gl.微雷bl.谢谢.
写文混语c.腾讯名朋都有涉及.男皮苦手.全女皮.混的圈基本都有皮.
沉迷阳炎双k/allkido.kido厨.
LL绘希/姬希/all希.希厨.kssn厨.
ES绪杏/薰杏/all杏.杏厨.小哥哥中推真绪.
阴阳师般桃/樱桃/all桃.桃花妖厨.
BSD乱晶/中与/太与/all与.与谢野厨.
梦百厨古雷西亚.LLSS厨鞠莉.还混终焉之栞/地缚少年花子君/白雪爱丽丝.
圈杂而多,除以上陈列还有其他,喜欢写写同人.
粉丝到一定数量抽人点文.

【绘希】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温馨三十题之一♪设定是绘希同居以后的一个日常。算是比较早的一篇短篇糖——祝食用愉快。

——

“绘里亲~咱今天想去秋叶原!”紫发少女不知哪儿来的兴致,突然冲到正在厨房洗碗的恋人旁边,像一只狸猫一般,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紧盯着对方。手拽着对方的袖口,轻咬着下嘴唇,似乎被拒绝了就要哭出来一般。
绘里自然是吃这一套的,毕竟在外面总是那么调皮,又显得难以捉摸的希在自己面前却是这种样子,妮可她们要是知道了估计要大跌眼镜了吧。
想到这里,绘里不禁笑出了声,宠溺的揉着希的头发。“好好好,我们家希想去哪儿都行,那你先收拾好,我把碗洗了就一起去,好吗?”
“嗯!绘里亲最喜欢啦!”希心满意足的在绘里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蹦蹦跳跳的进了房间。
金发少女愣了一下,随即露出幸福的笑脸,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呼…终于洗完了。”金发少女拨开有些被汗水打湿了的刘海,满意的看着十分干净的厨房。“希,可以走咯。”
“啊!咱来啦!”紫发少女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接着少女走了出来。
“好漂亮…”金发少女看到对方一时有些失神,只能从嘴巴里吐出最常见的赞美词。
紫发少女不同于往日,将长发放了下来,披在肩头,头上别着一只精致而又大方的音符发卡,脖子上带着上次绘里卖给她的带有'N'的项链,搭配着雪白的长裙,长裙的设计完美的勾勒出少女美丽的线条,背着阳光,似是从天而降的天使。
“绘里亲?怎么啦?”绘里看的有些出神,直到希将手在自己面前晃了晃才回复神志。
“难道是看我看入迷了~绘里亲还真是痴汉呢~”希露出了小恶魔一般的微笑,恢复了平常爱捉弄人的本性。
“才不是痴汉啦!好了!别捉弄我了,去秋叶原吧。”绘里有些慌乱的拿起包,拉着希的手就往外走。
周末的秋叶原总是异常的热闹和炎热,没走一会儿,两人的额头上就挂上了汗珠。
“绘里亲,我想喝冰镇可乐。”希拽了拽绘里的衣角,指了指一旁的自动贩售机。
“嗯,好,那希你先等一下。”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接着小跑着到了贩卖机前,却没想到只剩下了一瓶可乐,一旁正准备放饮料进入的工作人员也有些抱歉的看着绘里,向她解释了可乐的畅销程度,接着递上了两只吸管。
“抱歉,希,可乐只剩一罐了,要不你喝吧,我不渴。”带着歉意的看着自家恋人,将可乐递了过去。
“绘里亲不用担心的~既然有两个吸管就一起喝吧?而且这样才更像恋人不是吗?”说着,将两只吸管放进了可乐瓶,自己咬住了其中一端。
“本来就是恋人。”带着有些责备的口气笑着咬上另一边。
额头离的那么近,双眼看着对方,阳光从两人之间穿过。
这幅图画,最美了,不是吗?

【绘希】笔记本

短篇的绘希文。本来是贺文,后来错过时间就改成了单纯的甜文。涉及到大学设定注意——祝食用愉快。

——

希第一次见到那本笔记本,是在绘里的桌子上。
当时,绘里正慌张的把那本笔记本塞进抽屉,但是,希还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紫色的封面,和那一朵蓝色的花。
希虽然很好奇,但是,既然对方不想让自己看到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理由的。希想到这里,并没有再追问,只是笑了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希第二次看见是在自己17岁生日的时候。当她笑着和朋友们说话时,绘里抱着那本笔记本,认真的记录着什么。
虽然隔得很远,但是希依旧看到了那紫色的纸页和水蓝色的钢笔。
然后呢?μ's的解散,高三生的毕业,绘里和希却意外的在同一所大学。
不同的系,不变的关系,或许身边的人多了起来,但是永远不会少了对方的身影。
希再次见到了那本笔记本,那是绘里笑着抱住她之后默默拿出来的。
希不知道绘里要干什么。
绘里边写边认真的描绘着什么。
接着,绘里把笔记本递给了希。
希翻了起来,里面的每一页都是绘里写的她和自己的事情,有时还配上了插图。
绘里在最后写上:我暗恋了那么久的希,终于成了我的爱人,接下来的一切,将会是两个人一起谱写的故事…
—END—

【海希】目光转向我,好吗?

all希计划之三♪前两篇为姬希和绘希。这一篇采用了日记形式的写法,所以希的自称没有用'咱'而是'我'。前期微绘希,但是后来就是海希啦。先虐后甜型,看起来是毒药最后会是糖果哦——祝食用愉快。

——

当那个金发少女背影从我眼前消失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已经没有挽回余地了,她走了,不会再回来了,但是,我爱她,爱的那样撕心裂肺。——希

当绘里乘上飞机,前往俄罗斯的那一刻起,我眼前的希就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笑容。我只能抱紧颤抖着的她,看着她红肿的眼睛绝望的看那飞机起飞。我爱她,但是她的目光从来没有停留在我身上。——海未

我知道,知道她不会回来了,我也知道,我要完全走出来。但是,做不到,不管我表面装的再自然,心里的疤也不会愈合了。——希

她明明知道,绘里不会再回来了,她还是经常走神。就算表面笑的再开心,我也知道,那个疤,一直在她的心上。我只能努力,一点一点的照顾她,只希望她不要再那么痛苦。——海未

海未对我真的很好…每天都来看我,也看得出来我真正的精神状态,但是啊,就算她能理解我让我很开心,我还是很难,很难放下绘里里。我也向海未表达了我暂时不能接受任何人的爱,但是她只是笑笑,依旧对我那么好…真的不知道怎么偿还她…——希

我每天都去看望希,她还住在曾经和绘里一起买的小屋里,她完全没走出来。她在我面前会放下那一份伪装。我看着她,双手颤抖着,滑过她和绘里的合照。看着她不停的流泪…我的心也像是被刀划开了一个口子,风不停的灌进去…但是啊,我可不能在希面前露出难过的表情啊?这样只会加重希的负罪感吧…我爱她,但是不希望我的爱让她有那么重的负担。——海未

海未今天又来看我了…我正在看以前的日记,那是我和绘里里最珍贵的回忆,看着看着,那一幅幅画面就重现在眼前,接着,越来越模糊,有什么东西滑过我的脸颊,落在日记本上,将上面的字染得模糊。海未轻轻的走到我旁边,缓慢的用手搂住正在哭泣的我…我没有力气推开她,任她抱着我,任她用手揉着我的头发…我,真的好对不起她。——希

希又哭了…自从μ's解散,绘里离开之后,她越发的脆弱了…置身于双重打击中的她,已经不像以前那般坚强了。她的眼泪是那样晶莹,那样触动我,我突然有些恨剥夺了希的笑容的绘里,但是,绘里也是不得已的吧…毕竟是家里的命令。想到这里,我也只能尽我所能,努力的对希好。——海未

最近好多了…或许是因为海未无微不至的照顾,也可能是因为妮可亲和小真姬经常喊我出去玩的原因。其实我知道,是海未告诉妮可亲和小真姬我的状态的。她真的…对我太好了…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面前露出真正开心的笑容吧…——希

希最近笑容越发多了,看着笑着的她,我也感到十分的幸福,她在一点一点走出来,这是最好的状态了,我不期望她可以马上接受我,只要她开心就好。——海未

一点点靠近了呢…和海未…但是这样真的好吗?对于海未来说很不公平的吧?因为…我曾经是那样不在意她啊…我有资格,再一次得到别人的爱吗?或许没有吧…——希

明明渐渐亲近了…但是又在后退吧?希她呀…果然还是考虑太多了呢…果然还是小时候的原因吗?希啊,太在乎别人的感受了,就算可能牺牲自己的真实想法也…这样是不值得的呀?——海未

我真的有权利抱住海未吗?我还在迟疑…还在怀疑…这样的自己真讨厌呢♪神明大人或许都要惩罚我了呢?那么…尝试着在神社向神灵大人承认错误吧?希望,还有机会。——希

希最近去神社的时间越发频繁了,我也不确定是好还是坏…毕竟她每次都不让我跟着去呢?天气也渐渐转凉了,也该提醒希身体第一了呢?下次送一些保暖的东西过去吧?——海未

啊,海未又送东西来了…明明我都可以自己买来着?但是海未的心意果然不能辜负呢——最近感觉完全恢复正常了呢?希望,下一次见面可以说出口呢?——希

今天送东西去了,希果然心情好了许多,已经有和我开玩笑的兴致了。也不再躲着我,一直笑着面对我。而且,笑容那么真实…真的是,太好了。——海未

今天,带着海未去了神社。人来人往,每个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祝福和愿望。神社果然是最能让人冷静下来的地方呢?总算说出口了呢♪已经传达到了哦?——希

今天和希一起去了神社…太好了…她,终于走出来了呢?和服也是十分鲜亮的紫色,这或许就是她心情变好的证明吧?她也终于说出口了哦?心底的话。——海未

【姬希】人鱼赞歌

all希计划之二♪之一是绘希——因为绘希是本命cp所以本来就有不少短篇,并没有刻意新写。姬希是初代本命cp,超级萌啊——这篇大概是半架空。大小姐真姬和人鱼希♪祝食用愉快。

——

现在,让我们把视线投向日本的一个海边小镇,穿过那白色的沙滩,那哨兵般整齐的椰子树,停在一个红顶白身的别墅上。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目光投向二楼的窗户,在白色的钢琴旁坐着一位红发少女,纤细的手指流畅的滑过琴键,嘴中吟唱着不知名的歌曲。
一曲毕,少女将琴上谱子的最后一个小节划掉,有些不悦的将笔扔在一旁。
“真是的…就算听了那么多遍还是没能弄清楚晚上那个女声的最后一个小节啊…”红发少女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的站了起来,将一切收拾整齐。
“西木野小姐,用餐的时间到了。”管家敲了敲门,红发少女应了一声,便开门,走下了楼。
白色的楼梯一尘不染,米黄色的墙纸上挂着一幅幅风景图,仔细观察这栋房子便可看出主人不一般的身份。
“真姬,你下来了,快来吃晚餐吧。”一位与少女十分相像的妇女微笑着说道。
“你不会又在房间里研究音乐了吧…我应该说过,真姬,你将来是要继承家里的医院的。”一位十分严肃的男人看向坐下了的真姬。
“我知道的,父亲。”真姬脸上有些不悦,但并没有发作,只是默默的开始用餐。
真姬的母亲似乎有些担心,但并没有说什么。于是,这顿晚餐便在沉默中结束了。
“我吃饱了。”真姬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向父母示意后走出了家门。
“真姬!你又要去海边?”真姬的母亲跑了出来,向真姬询问道。
“嗯…妈妈你不用担心,我很快就回来。”真姬向母亲点了点头,示意她别担心。
“嗯…”真姬的母亲并没有说什么,回到了家里。
真姬卷了卷头发的发梢,似是在思考着什么,朝海岸走去。
夜晚的海风有些清冷,真姬不禁拉紧了自己的外套。“希望可以看到那个唱歌的少女啊…”她轻声说道。
海边没有任何人影,有的只是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
真姬继续向前走着,脚略微浸没海水。
“上次就是在这附近听到的歌声吧?”真姬因为海水的冰冷不禁打起了哆嗦,她环顾四周,希望可以看到些什么。
终于,那迷人的歌声响了起来,真姬仔细的倾听着,希望找到声音的方向。
“啊!那块岩石!”真姬终于看到了岩石上坐着的少女,她不顾一切的跑了起来,脚踩在海水中,越来越深。
“糟糕!”真姬的沙滩鞋的带子突然断裂了,一时的失重感让真姬有些恍惚,她跌进了海水中。
歌声也停止了,只见那个岩石上的身影消失了,再看向真姬跌倒的位置,一个紫发少女的头露了出来,怀里抱着有些无措的真姬。
“咳咳…你是…谁?”真姬看着对方祖母绿的眼睛,不禁有些出神,第一反应并不是道谢,而是有些失礼的问了对方的名字。
“哎?你就是这样对救命恩人说话的嘛~咱好伤心呢~”那个少女俏皮的笑了笑,把真姬放下,让她站在海水中。
“抱歉,刚刚失礼了,我叫西木野真姬,十分感谢你的帮助。”真姬恢复了常态,鞠了一躬,向对方伸出了手。
“嘛,没事的~咱叫东条希,叫我希就好~”希天真无邪的笑了起来,握住对方的手。
“啊,希嘛…那首歌,是你唱的吗?”真姬犹豫了片刻,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哎?就这个问题啊,显而易见啊,是我唱的哦?”希单纯的眨了眨眼睛,对真姬露出一个微笑。
“这样嘛…很好听哦…”真姬看着对方的笑容,不禁感觉有点奇怪,脸上也染上了红色。真姬有些别扭的扭过头,不敢继续看着对方。
“啊啦~难不成小真姬被我的歌声迷住了吗~”希坏笑了一下,将手指放在嘴上,小声的说道:“可不能迷上……”
海风吹过,海浪的声音盖住了希的声音,最后几个字也随风飘散。
“哎?你刚刚说了什么?”真姬有些疑惑的看着希。
“没什么哦~那么,小真姬也该回家了吧?时间不早了哦。”希笑了笑,向真姬提示道。
“啊,是的呢…那个,你…”
“嗯?我?”
“你明天…”
“我明天?”
真姬对着希这个复读机完全没有办法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明天还在这里嘛?”
“在啊,咱可是就住在附近的呢。”希笑着回答道。
“嗯…那我明天再来找你吧?话说,希你一直站在海水里不冷吗?”真姬皱着眉头看着一直在海水里的希,十分的不解。
“啊,不要在意,咱的习惯啦,海水很舒服的。”希十分自然的将额角的碎发撂倒耳后,向后退了几步。“小真姬你先走吧?我想再呆一会儿。”
“嘛…好吧,我先走了,希你也早点回家吧,着凉了我可不管哦?”真姬虽然十分担心,但还是扭头朝家的方向走去。她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少女有种莫名的想要接近的感觉。
然而,在希刚刚停留的海面上已经没有了少女的影子…
之后的几天,真姬每天晚上都会去那个海岸与希碰面,真姬也如愿将那首曲子的全部听了一遍又一遍…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也发生了变化。
“呐呐,小真姬,你有没有听过海的女儿的故事呢?”又是一个夜晚,希下半身浸在海水中,以极其慵懒的姿势趴在礁石上,看着认真的作着新曲的真姬。
“当然啊…怎么了吗?”真姬听到对方的声音便放下手中的笔,好奇的看着对方。
“倒也没什么啦…不过,真姬是怎么看待海底的女巫的呢?”希的眸子渐渐暗淡下来,悲伤的笑了笑。
“哈?一般人都会觉得她很残忍吧…”
“果然是这样嘛…”
“不过…”
“不过?”希突然又起了兴趣,紧盯着真姬。
“我觉得,她也是公平的吧。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想,如果女巫爱上了一个人,也会付出一切吧。”真姬十分认真的回答道。
“噗…”希突然笑了起来,让真姬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怎么了吗?我说了很奇怪的话吗?”
“噗嗤,没有啦…只是,小真姬太奇怪了啦,和一般人完全不一样。”希一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一边解释道。
“真是的!我哪儿奇怪了啊!是希你先问奇怪的问题的吧…”真姬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谁知,滑了一下。
在落入海水的前一刻,真姬感受到一双手扶住了自己,同时,也听到了鱼尾拍打海水的声音…
“人…鱼?”真姬在恍惚间看到了在月光下的希的鱼尾。
“啊啦,还是被发现了吗。接下来小真姬应该会叫着怪物然后逃走的吧?”希苦笑了一下,待真姬站稳后松开手,一点点向后退去。
“等等!希!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我想,带你一起离开,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改变这个想法的!所以,等我!”真姬朝着希远去的背影大声喊着,希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随后义无反顾的游进了大海的深处…
呐,人鱼可以拥有感情吗?
次日,真姬将红发扎起,穿着白色的衬衣和棕色的短裤,踩着一双由黑色的带子编制的高跟鞋,以难得的正装的样子来到了海边。
她已经下定决心,如果希没来,她就潜到海底,不管怎样,她一定要见到希,就算对方完完全全拒绝自己也无所谓,她只希望自己不要后悔。
真姬大声的喊着希的名字,在沙滩上跑着,她不肯漏掉任何一个地方,她也不愿意请任何人来帮她,因为,她相信只有她,才能找到希,才能告诉希,她的想法,她的情感,她的执着…
真姬的脚渐渐有些红肿,但是她就像是没有感觉一样,执着的跑着。
“傻瓜…”
明明只是很轻的一句话,却让真姬停下了脚步。
“希…”真姬看到了,在水里身着一袭白裙微微笑着的希,眼前不禁模糊起来。
“呐,希,我喜欢你哦…真的真的喜欢你哦。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想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你了。我喜欢你的声音,喜欢你每次扶住我的那双手,喜欢你看着我作曲的时候的样子,喜欢你唱着我写的歌的时候的样子,喜欢你天真的看着我笑的样子…所以啊,我特别自私的希望这样的希,可以一直,一直在我身边,就算知道你是人鱼之后也没有动摇我对你的喜欢,但是,我又想到了你的家人,你的一切,我想要带走你,但是我或许没有那种能力…因为你还有属于你的生活,你可能也有你真正爱的人,她或许是一个比我更好,更温柔的人…所以…我就想啊,把这份感情说出来吧,如果给你带来困扰真的很抱歉…”真姬第一次放下伪装,向一个人彻彻底底的诉说自己的感情。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狼狈,又或者有多简单,但是她还是努力笑了出来。
“小真姬要说的就是这些了吧?那么轮到我了。”希笑了笑,一步一步走到岸上。“很久很久以前,海底世界就出现了女巫一族,她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保管海里所有珍贵的药水,每种药水都有特别的作用,也有特殊的制作材料。当一个人鱼从女巫那里换取药水时,就要留下那个药水的材料。女巫每制作一次药水,就要花费上百天的时间,所以药水的珍贵性是显而易见的,女巫一族必须履行守护药水的职责。但是,女巫族却有一个小女巫,生下来便没有人看护,只守着一大锅药水度日,有一天,她实在忍不住了,跑到了岸边,然后她看到了认真作曲的红发少女,她忍不住开始唱着巫女一直传递的歌谣。没想到,那个红发少女每晚都来,更没想到,她和那个红发少女相识,并且坠入爱河…当红发少女说要带她走时,她真的舍弃了一切,抛弃了自己所有的职责,拿着一瓶长出人腿的药水就逃跑了。她明明知道,如果她就这样离开,她便再也不能回到海洋,如果那个少女离开了,她就只能一个人在海边徘徊,直到死去。但是她相信,相信那个人会来,然后,她真的来了。”希用手指堵住想要说些什么的真姬的嘴,继续说道。
“真姬,愿意接受一个一无所有的海底的女巫的爱吗?”
“我…愿意!”真姬再也忍不住了,抱住面前的希,嘴里只能不断的说着“我愿意”三个字。
“好啦好啦,别撒娇咯?咱可爱的小真姬?”希哭了,但却是笑着哭的。
这之后?我们无从得知,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她们会生活的很幸福吧。
这就是女巫和少女的爱情故事呢…也就是…人鱼的赞歌♪
—END—

【绘希】微眠

这里蕊言——初次使用lofter,大概是对贴吧失望了嗯。所以会把以前的文章给发到这里♪这篇绘希文的灵感大概来自于玻璃花园,半架空向。设定是平民绘里和公主希的禁断之恋【?】短篇注意——食用愉快♪

————

“呼…呼…”赤着脚的少女不知疲倦的向前跑着,似乎并感觉不到寒冷和踩在雨花石小路上的痛,只是拼命的跑着。祖母绿的眼睛里满是着急。
“终于到了…”此时,少女停下了脚步,站在了玻璃花房前,将手中捏的有些皱了的白色睡裙放下,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推开了门。
“太好了!你还在!”少女在看到坐在秋千上的人后开心的喊出了声,又慌忙捂住了嘴,但是心中的喜悦还是挂在脸上,向对方跑去。
“晚上好,东条希公主。”对方露出了一丝微笑,水蓝色的眸子里满是温柔。
“抱歉抱歉,为了应付父王的教导耽误了些时间,话说绘里亲真是的,我不是说了要叫我希嘛…”一边慌乱的解释又没有忘记数落对方十分生疏的称谓。
“抱歉,希。因为希毕竟是公主想着还是要尊敬些。”看到对方有些赌气的脸,金发少女顿时失了底气。
“嘛,没事的,话说没有人发现吧?”听到金发少女这样说,自己似乎也没有了生气的理由,问着每晚重复的问题。
“自然是没有的,但是希反倒应该注意吧,从皇宫跑到花园里很危险的,还有…”金发少女皱了皱眉头,紧盯着对方因为跑的太快而变得红肿的脚,“真是的,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赤着脚出来啊,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哎嘿嘿,抱歉抱歉~咱一想到要来见绘里亲就不想耽误任何时间了。”紫发少女尴尬的揉了揉头发,对于对方的关心感到十分开心。
“不要总像小孩子一样啊…来,坐过来,我帮你揉一揉。”金发少女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对方坐上来。
紫发少女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待遇,坐了上去,搂住了对方的脖子。
“希下次要注意,感冒了就不好了…”一边揉着对方的脚一边嘱咐着。
“嗯嗯,咱知道了,绘里亲跟管家有的一拼了呢。”紫发少女靠在对方怀里,感受着脚上传来的温度和秋千微微摇晃的闲适。
“这里,只需要我和希,不需要任何人。”金发少女这样呢喃着,对上了紫发少女的双眼。
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
“果然最喜欢绘里亲了。”闭上眼睛,感受着对方温暖的怀抱。
“我也是,最喜欢希了。”闭上眼睛,手附上对方的长发。
坠入情网的少女发出的叹息,就这样,一起陷入微眠吧…